冤枉

    但众人绞尽脑汁,却是始终没有找出一个与之匹配的对象。

    而就在夏侯晶等人几乎快要崩溃绝望了的时候,此时的郑国大军,因为黑死病而死亡的士卒已经超过了六万人,还有超过四万感染者现在只能慢慢等死,而这个过程又是极度痛苦的。

    “我知道那名所谓的仙子的身份!”

    就在郑国军中的高层几乎要彻底绝望的时候,此时突然出现的这道声音成为了郑军最后的救命稻草。

    几乎是下意识的郑军的一众高级将领们异口同声的惊问道:“谁!”

    众人寻声望去,令郑军一众高层将领忍不住齐皱眉头的是,来人竟是一位陌生的斗篷人。

    此人的全身皆笼罩着一层黑色的斗篷内部,看不清容貌。

    “什么人!”

    几乎是本能的,有郑军忍不住就是一声爆喝。

    此处乃是郑军的中央主帅大帐,来人并非是他们郑军中人,没有通禀,也没有任何的先兆,这人就如同鬼魅一般的突然出现在了他们这群郑军的高层将领的身边。

    此人若是心存歹意的话,一个不小心就极有可能会对他们郑军的命令中枢造成沉重的打击。

    虽然现在的郑军就即便是不遭受打击也已经位于了崩溃的边缘,可黑死病病毒目前大部分还只是在士卒之间传播,将领们的体质普遍强于一般的士卒,所以感染人数尚少。

    这些郑军的将领多数都是纸上的将军,他们大部分都出身郑国贵族,这次以前,他们压根就没有参与过什么正经的军事行动。

    贵族子弟最是惜命,在他们的心中,没有什么事情是能比他们的性命重要的。

    有郑军将领们爆喝出声质问那黑色斗篷人,但下一秒却是被夏侯晶给伸手打断了。

    夏侯晶认出了来人斗篷上的徽章,知晓了对方的身份,清楚对方是友非敌。

    他示意众将领稍安勿躁。

    “阁下能否以真面目视人啊?”

    夏侯晶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斗篷人语气幽幽的道。

    就见那斗篷人沉默了少顷,最终伸手拉下了蒙在自己头上的斗篷。

    郑国众将领看到那斗篷下的真面目时,皆是惊讶的挑起了眉头。

    “花宗宗主,茉莉!”

    “呵呵,夏侯将军,久仰了!”

    神秘的斗篷人正是北域异人殿派出的封锁红山堡的四名超级封号境强者中的一人。

    茉莉的御姐气质看起来三十出头,她长着一张精致的鸭蛋脸,皮肤宛若婴儿般吹弹可破,自然流转的波浪法中掺着些许的灰白,使其妩媚中更显成熟。

    “花宗”为郑国境内的一方宗门势力,宗内皆是年轻貌美的女性弟子。

    花宗平日里极为低调,江湖上的种种争名夺利她们从不参与,只是一直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过着隐修避世的生活。

    然而这个世界可不是你不去惹别人,别人就不会来惹你的。

    花宗擅长以花酿酒,其酒香特殊,甚为醉人。

    除了北域,花宗的酒更是远销中域。

    花宗的酒本就价格不菲,再从北域被贩卖到中域,其中的溢价就更为恐怖了。

    一些霸道的势力正是看到了花宗酒酿中所潜藏的巨大利益,所以极力的想要兼并花宗。

    可不要看花宗平日里不显山不漏水的,那些敢于对花宗出手的势力最终全都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没有人知道那些人去了哪里,只是自那以后越来越少有人敢去招惹花宗了,江湖上都盛传着在花宗内部有超级高手潜修,那些打花宗主意的势力都被那名神秘高手给挥手覆灭了。

    夏侯晶作为少数知晓一些花宗底细的人很清楚,面前这名这朵茉莉看似无害,但实则危险无比。

    因为此人就正是那花宗内部隐藏的超级强者,花宗宗主,花茉莉。

    花宗一脉大部分人都姓花,只是平日里她们多数只是自称名字,很少提及自己的姓氏。

    “花宗主刚刚提到,你知道那名所谓的仙子是谁?他究竟是谁?”

    若是其他人说他知道那名仙子是谁,夏侯晶或许不信,可是茉莉的身份摆在那里,堂堂一宗之主,更是封号境强者中的超级强者,她说的话自然可信。

    并且如今看来,那花宗竟然也是北域异人殿控制下的外围势力。

    夏侯晶忍不住暗自心惊。

    茉莉斗篷上的徽章并非是花宗的,而却是北域异人殿的。

    “茉莉缓缓的点了点头。”

    提到那名所谓的仙子,茉莉的脸色也逐渐变得凝重。

    “那人正是你们郑国这次的对手,那位红山堡的堡主,红姬!”

    “啊……啊……啊!!!”

    茉莉此言一出当即引发了郑军将领们的集体哗然,此时所有人的脸上皆是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甚至就连夏侯晶都是瞬间瞪大了双眼。

    “是红姬?怎么可能会是她呢?”

    “不可能啊,她怎么敢孤身一人闯我郑军大营,她不可能无声无息的闯进来!”

    郑军将领们皆是有些不相信茉莉的话,一方面十日前郑军大营内的瘟疫还远远没有现在这么严重,那时的郑军大营依旧戒备森严。

    普通的将领依旧对高等级的封号境强者的恐怖威能不太了解,认为红姬不可能无声无息的穿过他们郑军的重重封锁深入到他们大营内部来。

    若是红姬真有那种本事的话,那他为何会放着大好的刺杀郑军将领的机会而不用,反倒是出手救治了一名平平无奇的小兵。

    “等等?莫不是这名小兵是那红山堡派入他们郑军内部的间谍吧!”

    想到这郑军的将领们脸色皆是变的有些不善了。

    他们可是曾经听人说起过,红山堡永远能够先一步知晓他们郑国军队的动向,这不是在他们内部安插了间谍还会是什么?

    念及此处有些人已经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将那小兵给抓起来好好的严刑拷打一番,看看能从对方的口中挖出多少有价值的情报来。

    茉莉眼见着郑军众将领脸色的那些不信,她的嘴角忍不住泛起了阵阵的冷笑。

    “封号境强者的手段又岂是你们这群普通人能够了解的,我既然能够出现在这,那红姬的实力丝毫不会弱于我,能够潜入你们郑军的大营有什么稀奇的。”

    听着茉莉的解释,不知为何,郑军众将领只感觉自己的后脖颈凉飕飕的。

    他们皆是有一股后怕,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竟然是已经在鬼门关转了几圈。

    现在的夏侯晶已经没有什么多余的心思去考虑其他的了,他只是想知道究竟是不是那红姬手中掌握着能够治愈黑死病的方法。

    “肯定?”

    “肯定!”

    “呼……”

    夏侯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了出来。

    “夏侯将军可是再想着向那红姬讨要医治瘟疫的方法?”

    茉莉见夏侯晶沉默不语,她声音徐徐的问道。

    “若是夏侯将军指望那红姬能够主动告知你医治瘟疫的方法的话,那么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夏侯将军你,你现在就可以死了这条心了。”

    “此话怎讲?”

    夏侯晶闻言不禁挑眉。

    “据我所知,那红姬为人心狠手辣,做事不择手段,你郑国此番讨伐红山堡在先,绝户烧山在后,你若是那红姬会轻易的将那种救命的法门告诉你的敌人吗?”

    茉莉分析的简单,但却是极为在理。

    “瘟疫泛滥,涂炭的是天下的百姓,想来那红姬也贵为封号境强者,不应该冒天下之大不违,对那瘟疫的救治之法屏蔽自珍。”

    “哼哼,如果这场瘟疫的始作俑者原本就是那红姬呢?”

    “啊……什么!……是红姬释放了这场瘟疫?”

    茉莉此话一出当即引发了郑军将领中的一片哗然,此时再看那夏侯晶的脸色早已经是阴沉的可怕。

    “若真是如此的话,红姬此人当真是死不足惜啊!”

    夏侯晶的头上忍不住青筋爆出,他的双手死死的攥着,关节处不自然的咔咔作响。

    茉莉眼见着夏侯晶此刻的反应,她在心中却是忍不住笑了,此时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她不管这场恐怖的黑死病瘟疫的始作俑者究竟是不是红姬,反正她需要红姬是,她就必须是。

    而此刻蜗居在红山堡内的红姬尚且不知道已经有人将黑死病瘟疫源头的屎盆子扣到了她的头上。

    虽然红姬做事向来杀伐无忌,不择手段,但红姬想来绝对不会喜欢那种被人栽赃陷害的事。

    “我做的就是我做的,我红姬敢作敢当,但我没做过的事,任何人也别想冤枉我!”

    ……

    红山堡内部在第一例黑死病患者死亡后,与他有过直接接触的隔离者们在五天后,第二个人出现了感染症状,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就即便是红山堡已经将防疫措施做到了极致,但不可避免的红山堡还是因为黑死病病毒出现了非战斗减员。

    黑死病病毒还不似金属病毒,金属病毒红姬只需要用生命探测雷达一扫就能发现感染者,可是黑死病病毒却必须要进行血液检查才能够发现。

    被动的防疫终归不是办法,在这种不得已的情况下红姬不得不暂停了红山堡内的一些其他的科研项目,转而全力进行疫苗的研制。

    黑死病的突然爆发对于红山堡而言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但也同样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黑死病病毒快速的由郑国传入了中山国,又由中山国传入了吕国,进入吕国后,黑死病病毒彻底变的一发不可收拾。

    ……

    一场史无前例的巨大危机正在北域牵无声息的蔓延,而此时此刻的皇庭中域还是一片歌舞升平。

    皇庭中域是一片超大面积的平原地带,这里气候温暖,地产丰厚,天下五域的人才,物力有一半都聚集在皇庭中域。

    大周皇庭的都城“中洛城”,这里乃是整个大周皇庭的政治中心。而就是这个往日里本应该最喧嚣,最繁华的大周都城,近日里来城中却充满了一股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压抑。

    其原因赫然正是老皇帝昏迷了。

    统治了大周皇庭数十年的现任老皇帝一昏迷,整个皇城内部立刻变得硝烟弥漫了起来。

    各派势力纷纷都在蠢蠢欲动,所有人此刻似乎都在盼望着一件事,那便是老皇帝归西。

    大周皇庭的这位老皇帝身体实际上早已经不行了,只不过十年前一位神秘人突然出现,将当时明明已经是并入膏肓的老皇帝给救了回来。

    可虽然是那名神秘人救活了当初已经垂死的老皇帝,可是老皇帝的病却是没有痊愈。

    这十余年间,每隔一段时间老皇帝都需要那神秘人以秘法帮他续命。可秘法却也并非是万能的,此时此刻老皇帝似乎已经到了最后的油尽灯枯之际。

    深陷的眼窝,惨白的脸色,骨肉如柴的身躯,若非是此刻那老皇帝的胸脯尚有起伏,别人都会以为他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皇子公主们此时皆是聚集在老皇帝的寝宫外守候着,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虽然他们不见得对老皇帝的死心中有多少悲伤,但是他们却是不能在这种关键的时候缺席。

    “哒哒哒……哒哒哒……”

    忽然,沉寂的寝宫走廊内传来了一阵军靴铠甲摩擦的声音。

    群臣与众皇子公主们闻声望去,某些人却是双目瞳孔陡然一缩。

    只见来人的身高足足超过三米,全身爆炸性的肌肉笼罩着一层黄金甲胄,其背后身披赤色虎纹大氅,腰间竟是配有四把重剑。

    这种重剑常人双手才能抡起一把,而他却是拥有四把。

    仔细观察这名黄金将领的大氅下面,在这人表面上已经暴露出的双臂之外,竟然还有两条手臂时刻握在那剑柄之上,此人竟然是天生四臂!

    看的出此人在大周皇庭内绝对是有着赫赫的威名,有许多皇子公主见到此人的到来身体都是忍不住微微的颤抖。

    “宁封!你身披甲胄,无诏入宫,你想要做什么?难道你想造反不成!皇兵卫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