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其他小说 > 我家师妹太怂了 > 第八章 好香...
    数分钟之后,林小酒眼前的莫空张嘴吐出一口浊气,身上也分泌出了漆黑的液固混合物,一股子酸臭味弥漫开。

    洗筋伐髓…

    而下一刻,莫空便是睁开眼,对着林小酒拱手诚恳的道:“莫空多谢林师姐相助!”

    听着莫空的这一声道谢,林小酒心里一乐,有一块悬着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下去了。

    这一瞬间,林小酒也是觉得自己有够幸运的。

    好在是回到了14岁的这一年,这要是回到到15岁,甚至是回到到18岁的时候,那可不就操蛋了啊?

    再体验一次极端人生?

    走向不同的砍头结局?!

    人生从惨字变为惨惨惨?

    才不要呢!

    林小酒可不觉得自己再被逐出师门后,依照着记忆就能去混上好日子。

    讲道理的啊,在这个世界里,实力不强,长的漂亮,那便是罪了。

    美丽自然是无罪的,可是架不住这世人有的心思不正啊

    因此,修炼是不可能修炼上去的,自己没资质,没天分,那就只能老老实实的靠着抱人大腿去迈上幸福生活了!

    而现在,莫空的这一声道谢,让林小酒深知,改变,已经是开始了。

    因为在莫空的这一声道谢里,带有的不是第一次接过鸡腿时带有的犹豫,也不是第二次接过整只鸡时的羞涩,而是满带激动和喜悦。

    在晋升炼气期七层后,莫空便是面上一喜,而聪明的他也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在今天就晋升为炼气期七层,那肯定就是因为面前的食物没跑了。

    味美就算了,这还能助人提升修为?

    莫空不知道那大片的荷叶是什么珍贵的药材,但是光闻着香气,便能知道这就是个宝贝。

    因此,莫空向着林小酒连连道谢。

    少年在昨天还留有的怨念,也是在今天彻彻底底的随着鸡骨头们烟消云散。

    同时,看着眼前笑呵呵的林小酒,莫空也是在心中暗想。

    自己先前是不是太过主观了一点?

    入门三月的他,在未见过林小酒的几面下,光是听了他人对林小酒的言论,就对林小酒产生了偏见。

    而昨日一事,外加上今日一事。

    莫空,他觉得自己错了。

    如果林小酒知道莫空现在在想什么的话,怕是要尴尬的笑笑。

    哥,不是你的错,真不是你主观而是事实就是如此的啊!

    原先的林小酒,就是那样的人啊!

    而且,如果不是怕因为重蹈覆辙,然后又被王八蛋徐贤割头,依着林小酒的懒散性子,她才不愿跑来做这些事呢。

    虽然莫空是天才,但是这世上天才少了吗?!

    比起常青,莫空的天才,那也得是打上一个问号了。

    如果莫空是天才,那么,常青就是妖孽!

    那位才是个真正的怪物呢!

    常青,那才是林小酒的首舔目标呢!

    她要给常青舔到没有自己的时候就不能活!

    前世满世界浪荡的时候,林小酒就有幻想过的,如果自己身边有常青的话,那她啥地方不能去啊?

    莫说年轻一辈了,给常青二十年,老一辈的又如何?常青打的少了还是怎么滴?!

    因此,林小酒这个屑女人,实则就是因为常青的天赋更好,而人也好相处,才会选择去舔常青的。

    但

    莫空同学自然是不知道林小酒此时的心路历程的呀。

    而在莫空还沉浸在步入炼气期七层的喜悦时,在莫空的身后,高个师兄和矮胖师兄却是互看了一眼。

    他俩眼神互换,眼神里都带着点惊讶。

    这外门小师弟有点天分啊!

    年纪轻轻,外门弟子,炼气期七层?!

    但是二人也没有多想。

    毕竟炼气期七层,以莫空这个年龄,可以说是天赋普通,但联想到对方是外门弟子,这才是他二人高看一眼的原因。

    外门弟子那就是新入门的呀。

    而玉剑山是每三十年到五十年之间才会向外收一次徒,至于期间带回来的那些,那都是外出的长老们给带回来的,而他们带回来的苗子,那定然是不会住在藏剑峰下的,因此,眼前的小师弟看着岁数最多不过二十,所以必然是最近才入门的弟子。

    修炼三月,炼气期七层,这份天赋那可就有些恐怖了。

    但是吧,人与人之间就不能去对比,一比,缺点立马的就出来了。

    如果不是玉剑山近年出了个小怪物

    他二人铁定是要夸奖莫空一句的,还会生出结交莫空的心思,但一想到那小怪物,他二人便收了这份心思。

    师弟,不是你不天才,不惊艳。

    而是有人比你天才惊艳啊

    那14岁便筑基期圆满,而相比哪位,那眼前的少年,自然是不会让他二人吃惊了。

    更何况,高个师兄和矮胖师兄能成为二长老亲传,这在修炼一途上,天赋又怎可能会差呢?

    所以,他二人也只是多看了莫空几眼后,便是收回了视线看向林小酒。

    半个时辰过去后。

    林小酒把修炼所要注意的一些事项交代给了莫空,寒暄完,走前,林小酒嘱咐着莫空切记回去后要记得打坐提炼灵气。

    毕竟,才吃完七祖莲叶精华的莫空,以他的体质,那林小酒敢肯定是能完美的提炼出所有灵气的。

    同样是吃了鸡肉,同样是炼气期,可林小酒能提炼出的灵气和莫空一对比,那真的就是芝麻和西瓜了。

    莫空是个不漏水的大瓶子,是给多少装多少,但林小酒呢?

    她不光是瓶子小,装的少,还他妈漏水!

    而这就是天才和凡人的区别了。

    在让高个师兄送莫空回去后,林小酒也把地上留有的七祖莲叶送给了矮胖师兄。而在对方欣喜下,林小酒让对方带自己回了住处。

    一早出的门,回去的时候却快要到了傍晚。

    林小酒坐在如纸的法器上,发出了啧啧的好奇声。

    和高个师兄御剑飞行的方式不同,矮胖师兄身为符修,他的飞行法宝不是剑,而是个形同毛毯,却又像是符篆的器具。

    与御剑相比,少了诗意画面的帅气,但坐着却多了些许的舒适。

    在这张看着就充满着神秘,还略带了些邪气的飞行法器上,矮胖师兄突然的对林小酒开口说道。“小姐,先前好像有人在偷看我们。”

    林小酒一愣:“偷看?”

    “对,如果我没看错人的话,应该是诸葛师妹。”

    “她”从矮胖师兄嘴中听到诸葛师妹四个字,林小酒便是一愣。

    玉剑山上会内门弟子称为诸葛师妹的人,在玉剑山上只有一位。

    那就是诸葛笑。

    而诸葛笑在偷看?

    她偷看什么?

    最最最关键的是诸葛笑偷看,我怎么没发现?

    诸葛笑的修为,现在能是那个境界来着?

    说实在的,林小酒还真给忘记了。

    但是想来肯定是自己比不了的,所以诸葛笑想在自己面前藏匿气息自然是无比简单。

    林小酒双手杵着飞毯,低着头思索了许久,但搞不清楚状况的她最后也只能是摇摇头,开口道:“算了,这都无关紧要。”

    对

    诸葛笑对自己的好感度为零,而且她还极有可能的还很讨厌自己,所以,林小酒是不打算和诸葛笑扯上关系的。

    而前世的话林小酒死劲回想,最后发现了一个点。

    那就是,诸葛笑和她之间,是有着孽缘的。

    她跟着自己并不意外,毕竟林小酒走到哪,错误就在那。

    错误本身林小酒!

    所以作为执法堂小队长,且正义感爆棚的诸葛笑,会跟着林小酒,自然不是件奇怪的事情。

    林小酒现在想的是,相对比莫空,诸葛笑那位才是个真倔的!

    回想起那些年“幼小”林小酒想和诸葛笑结交的记忆,林小酒就想直捂脸。

    小孩子气的林小酒和总装大人的诸葛笑,可能是天生的就没法走在一起吧?

    而在林小酒走后的几分钟,原先几人待着的地方,在被林小酒习惯性埋好的土坑前,一个着黄衣的粗眉毛少女走到了土坑前蹲下。

    手指放在了嘴边,诸葛笑闻着淡淡的肉香,嘴角流出了感动的泪水。

    “好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