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 第五百〇七章 人言否?
    “老师!”

    随着人群开始散去,大师终于在柳二龙的陪伴下重新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那些还没散尽的学员忍不住又看了他几眼,各个神情异样。

    谁让他平时一副正经的样子,这一次彻底的打破了既定印象,怎么不让学员们议论纷纷…

    想来这热度在史莱克学院里一时半会是降不下去了。

    “老师!”

    唐三窜到大师另一边,关切道:“您没事吧?”

    大师摆了摆手,看起来除了面色潮红,还没从余韵中恢复过来,其他都很正常。

    “秦剑…”

    他直接走到了秦剑身前,开口时周围人都竖起了耳朵。

    “谢谢你…”

    这三个字一出,宁荣荣脸色就垮了。

    “三哥!”

    她立刻看向唐三:“你不是亲儿子吗?怎么会猜错?”

    唐三:“……”

    看到他们几个全都神色怪异,大师莫名其妙:“你们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大师你刚谢我什么?”秦剑呵呵笑道。

    大师看着他,诚恳道:“谢谢你帮我踏出这一步,真正把那样不堪的话吼出来的时候…”

    他忽然缓缓抬头,看向蓝天白云,脸上浮起释然之色:“虽然很难,但我却突然感受到了一种释放,就仿佛自己身上坚守了无数年的枷锁,一下子断开了…”

    他有些出神的看着天空,慢慢的,嘴角浮现出笑容来:“原来我在意的那些目光,在意的别人的看法,真的都是…狗屁!”

    唰唰唰…

    唐三几人的眼神全都集中在他身上,几乎无法想象这样粗鄙之语是从大师口中说出。

    “你们不用这样看着我,我只是变得轻松了很多。”大师笑道。

    “荣荣,愿赌服输哦。”

    秦剑眨了眨眼睛,向两个美少女伸出了魔爪。

    宁荣荣:“……”

    “那是荣荣和你赌的,我又没有答应。”朱竹清忽然道。

    秦剑:“……”

    “你…你不讲武德!”

    看到朱竹清的小腰从自己手下溜走,秦剑简直悲愤得无以复加。

    “呵呵…”

    唐三几个看到秦剑这模样,不由得轻笑出声。

    只有大师一头雾水:“他们在说什么?”

    他的乖弟子唐三便上前给他大致说了一下事情经过。

    大师听了也是哭笑不得:“你们居然拿这种事来赌…”

    “咳…”

    秦剑从魂导器内掏出一封信来,递出去:“大师,这就是玉元龙让我带给你们的信。”

    大师和柳二龙对视一眼,慢慢的将信取了过来。

    “二龙,你先看吧。”

    大师出乎大家意料的把信递给了柳二龙:“如果不是什么好话,我就不看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很容易纠结,没有你那么放得开。”

    “好,我先看。”

    柳二龙接过来,拆信封,取信,打开,一气呵成。

    本来还有些忐忑之色的她,看着看着,脸色就变得微微红润起来。

    “他…他居然真的同意了…”

    柳二龙猛的抱住大师:“小刚,你快看,他同意我们俩的事了!”

    大师颤抖着手将信接过来,慢慢的,热泪盈眶。

    这是他们期盼了二三十年都没能得到的认可啊…

    “剑哥哥,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宁荣荣看着大师和柳二龙激动万分的模样,突然仰头问秦剑:“如果你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你会这么做?”

    这问题提得有趣,奥斯卡马红俊也从大师柳二龙那里收回目光,看了过来。

    “你会离开我很多年吗?”宁荣荣又问道。

    秦剑脸上的神情忽然变得古怪起来:“我觉着…我不仅不会离开你,说不定会更坚定的要和你在一起的…”

    “啊?为什么吖?”

    宁荣荣又是疑惑,又是高兴。

    秦剑抚摸着她的脸颊,慢慢的道:“这种关系,实在是太让人心动啦…”

    啪啪啪…

    周围的眼珠子骨碌碌滚了一地,就连大师和柳二龙看他的目光都难以描述。

    这家伙,是人否?

    好吧,可能真不是…

    “那如果我们的爸爸坚决反对呢?”宁荣荣眨巴着大眼睛追问道。

    秦剑毫不犹豫的道:“那我就给他跪下,跪他个三天三夜不起来。”

    众人:“……”

    “如果爸爸还是不同意呢?”宁荣荣又问。

    秦剑双手抱怀:“那我就在七宝琉璃宗议事厅前满地打滚,看看谁丢脸。”

    众人满头黑线。

    “那如果…还是不同意呢?”宁荣荣继续追问。

    秦剑将她拉进怀里,轻轻啄了一口:“那我呀,就带着我家荣荣私奔,天涯海角,哪里都好,绝不跟你分开。”

    “竹清也是一样。”他忽然看向朱竹清补充道。

    宁荣荣本来已经变得柔柔软软的眸子瞬间立了起来,毫不犹豫的一高跟跺在他脚上:“忒,渣男!”

    唐三摇头喟叹:“不愧是你…”

    奥斯卡和马红俊紧接其后:“不愧是你…”

    秦剑:“……”

    “所以说,爱上小刚和爱上秦剑都是有利有弊,就看你们女人怎么取舍…”

    一直做背景板的弗兰德忽然开口道:“秦剑他率性而为,把感情看得比什么都重,所以根本不会在意那些世俗的桎梏,哪怕是男人,亲了也就亲了…”

    秦剑的脸色垮了。

    不是,总结就总结,你提这个干什么…

    “小刚嘛,太在意别人的眼光,自己给自己套了太多枷锁,和他在一起要承受太多…”

    弗兰德扶了扶镜框:“至于秦剑,他身上虽然不会有这些,但他的花心是个问题…”

    好家伙,单恋几十年,你还成恋爱大师了?

    秦剑不忿道:“谁说我花心了?我对她们每一个都很专情的好吧?”

    这臭不要脸的…

    “砰砰!”

    一左一右,两个小拳印。

    “砰!”

    娜儿悄无声息的飘出来,给了他一脑锤。

    秦剑:“……”

    “咳,院长,我们还是说正事吧…”

    他揉了揉脑袋和脸颊,愁眉苦脸的道:“关于武魂学院挂牌的事,院长怎么看?”

    此言一出,唐三几个便也抬头看过来。

    弗兰德没好气的道:“还看什么看,你连天斗皇家学院都收了,还能放过史莱克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