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网 > 都市小说 >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 第五百七十五章:兼顾大局
    一秒记住【文学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父亲是登州刺史,手中握着登州军,太子能与父亲拉进关系的最好方法便是姻亲,但父亲没有嫡女,我只是一个小小庶女,若入太子府,顶多也就是一个侍妾,连侧妃的位置都够不上,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戒备心过重,可我看着我姨娘,我真的不想为人妾室,哪怕让我嫁于田头农汉,我也只想当个正头娘子,不想为人妾室。”董葶芸说着红了眼,“而且,但凡手握兵权之人,最忌讳的便是过早结党,若是我入太子府……父亲不结党,旁人也会以为父亲结党的!”

    同样是庶女,同样能看透太子若要董家庶女……是为了舅舅手中兵权,一个为私心绞尽脑汁想要踩着董家上位,一个同样也是有私心却也兼顾大局,避之不及。

    难怪,祖母会将董葶芸养在身边。

    这样的姑娘,聪明,知分寸,识大体。

    “装病就是了,何苦真的为难自己。”白卿言拉着董葶芸在身边坐下。

    “不想让父亲为难,父亲性情耿直不说,且本就对庶女有偏见……若我装病,被父亲知道,怕又要受责罚。”董葶芸说到此处低下头,语音略有些哽咽。

    董家庶女难为,白卿言知道的。

    她拍了拍董葶芸的手道:“外祖母是你的祖母,你别怕……外祖母会护着你的。”

    董葶芸点了点头。

    “去将头发绞干好好睡上一觉,别担心!”白卿言安抚董葶芸。

    第二日一早,太子刚起身便听说昨日董府之中有事发生。

    太子用蜜水漱口后,拿起帕子擦嘴,问全渔:“昨日董府出了什么事?”

    全渔摇头:“奴才无能,没有探问出来。”

    太子随手丢下帕子看着全渔轻笑:“登州董府,向来铁桶一般,连父皇都打探不出消息,更何况你,若是真让你打探出来了,孤才要怀疑这是否是董清岳想让孤知道的,摆膳吧!”

    “殿下鉴往知来,奴才跟在殿下身边,竟然连半分也没有学到,真是惭愧!”全渔笑着摆手命人摆膳。

    太子要巡营,董清岳和白卿言自然相陪,路上太子似无意问了董清岳一句董葶枝,没想到竟让董清岳脸色大变,见董清岳唇瓣嗫喏,似是难以启齿,太子越发来了兴趣。

    无奈之下,便将昨日董老太君查出董葶枝并非是他亲生之事告知太子,直叹气:“身为男人,这简直是奇耻大辱,也幸亏董家庶子庶女降生从不报喜,知道董家有庶女的人并不多,否则……微臣就要成天大的笑话了。”

    见董清岳脸色青紫,果然是气急了,太子错愕片刻,拍了拍董清岳的肩膀,男人最能理解男人,这小妾给带了绿帽子,自己还给旁人白养了孩子,别说是董清岳,就是放在普通人家,男人怕也没法忍下去。

    要说还是董清岳仁慈,这要是太子……那孽种和那小妾绝对见不到今日的太阳。

    刚想到这里,太子突然想起昨日自己让全渔送出去的玉佩,顿感尴尬,打算回去就让全渔一干人等将此事藏在心里绝口不提。

    太子人刚到营中还未来得及替皇帝犒赏将士,便接到大都城急报,皇帝与秋贵人骑马时坠马,情况不容乐观,皇帝在昏迷之前,请已经致仕的帝师谭帝师回朝,与大长公主协助梁王主事,招太子速速回都。

    太子一听,顿时脸色大变,还哪有心情在登州犒赏将士。

    皇帝重伤昏迷,皇后梁王难道不会趁机把持朝政?万一要是他在皇帝咽气之后回去,谁能保证皇后和梁王不会铤而走险假传圣旨,弄出一个废太子,传位旁人的事情来,届时不在大都城的太子反倒成了乱臣贼子。

    白卿言乍一听了消息,惊得拳头攥了起来。

    如今白家需要的是稳定的局势,绝非让皇帝在这个时候出事,不过……皇帝总算脑筋还算清楚,没有让皇后主事,而是请回了谭老帝师和祖母大长公主协助梁王,大都城的局势应当还能稳得住。

    到底祖母姓林,是林氏的大长公主,皇帝还是信得过祖母的。

    皇帝之所以选了梁王,大约是因除了梁王无人可选,也是觉得梁王软弱易于掌控,定然会听谭老帝师和大长公主的。

    可实际上梁王狼子野心,如今又有岳丈闲王相助手握兵权。

    但,若皇后已经同梁王联手,定已知梁王真面目,必然会有所防范,与梁王相互制衡。

    然,梁王手中有兵,这样的制衡又能持续多久?若是梁王真的执意要反,会不会危及祖母安危?

    白卿言坐不住,太子更坐不住。

    “殿下!大都生乱不可耽误,殿下需立刻回大都稳定大局!”白卿言对太子抱拳道,“详情路上再议,殿下还是立刻启程!言陪太子一同回都。”

    “对!镇国公主说的对!”太子面色苍白颔首,“全渔立刻派人回去让车驾启程在城外候着,准备出发,将这个消息告诉方老还有任先生、秦先生,一会儿启程,让他们上孤的马车,与孤和镇国公主一同商议。”

    “殿下,要回去不能这么回去!陛下昏迷,大都乱局,殿下这样回去,万一大都城有变,无异于羊入虎口!那个时候若是再要救陛下和殿下……不论是哪方兵马都名不正言不顺!”白卿言说完看向董清岳,“登州军此次伤亡惨重,殿下何不调安平大营随殿下一同回大都,若是有变也不会鞭长莫及。”

    太子不是不知道兵权的重要性,他拳头紧握:“可……安平大营无陛下诏命不得擅动,孤……”

    董清岳见状,朝太子抱拳道:“镇国公主所言甚是!太子殿下是国之储君,如今天子昏迷,储君便可代天子发令,符将军是臣……焉可不听太子诏命!”

    太子稍作犹豫之后点头:“好!车队绕行安平大营,孤亲自见一见符将军,带兵回都护驾!”

    太子也怕啊,谁让现在嫡子信王在大都城里,还有一个梁王。